我是一个普通的自控工程师,一个对自动化具有无上热衷的工程师,我没宏伟的理想,我只是期望以我的技术转变自己的生活,转变自己的家庭,如果有可能的话偷偷地给我们国家制造业的变革做到一点贡献。